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民革风采

民革人物风采(一) 头儿,斌哥

时间:2022-01-12 【字号 小  中  大 分享到:

  年终大会,我卸下了肩上的基层职务。当我谈完感想,斌哥便接着讲话。他刚开口,突然声音哽咽,潸然泪下,说不出一个字。台下百十号人全愣了,我也惊呆了。片刻清醒后,我赶紧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我们正在主席台上。 

  男儿有泪不轻弹。斌哥是条汉子——这几乎是大伙儿共同的认知。这些年,我有幸与他一起搭班子,看到过他工作中遭遇的艰辛,也见识过他劳累致病的样子,甚至,感受过他受委屈时的滋味,但是,从来没有见过他落下一滴泪。而此刻,斌哥泪洒主席台。泪为情义淌,让我再次深深地感受到他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兄弟。我想,如果不是在会场,我会给他一个兄弟般厚实的拥抱。 

  认识斌哥大约是在十年前的一次党建活动中。那天忙完,有人提出请吃饭,我也就随着大伙儿去了。餐桌上,主持人宣布今天是斌哥请客。然后向大家介绍斌哥:田斌,新党员,东山野生动物园老总。斌哥端杯站起,先是对大家行鞠躬礼,然后呼一声“各位前辈,小田先干为敬!”头一仰,一杯见底。他身材高大威武,皮肤粗糙黝黑,大圆脸庞笑容可掬。我猛觉这形象与其职业确有关联——野生动物园我去过,满园子凶猛:老虎威风,狮子威猛,黑熊威严。我想,能与那些动物打交道,不虎背熊腰走路带风,确实不行。那天,斌哥给我们讲动物园里的故事,讲老虎与狮子打架,讲猴王争斗获得老婆,还讲他们宁愿自己啃面包,也要把鸡鸭羊肉投喂给老虎和狮子。我明白了,与动物打交道的人,大抵都胸怀大爱心地善良无私奉献,否则,怎能与动物们和睦共存?斌哥显然成了主角,他激情澎湃幽默风趣正能量满满的谈吐让我们如坐春风。虽然匆匆一聚,但其貌憨厚、其行谦逊、其语柔侠的斌哥给我们留下了好印象。我也从心底里庆幸咱们组织吸收了这样一名党员是极为伟大英明正确的事情。 

  大约两年后,省委会决定由斌哥挂帅成立六总支。头儿找我谈话,分派我去六总支。不久后的一天,斌哥来庄里找我喝酒,推杯换盏间,直奔主题,希望我能协助他的工作。他意志坚定地向我阐述了心中理想,然后,信心百倍地向我描绘了六总支灿烂辉煌的明天。我自然被他意气风发的鼓动所吸引,恨不得跟他立即上路。 

  斌哥成了我的头儿。 

  事实证明,斌哥的号召力与凝聚力是强大的,领导力与执行力也是非凡的。很短的时间里,六总支的工作便有声有色地开展了起来,大大小小的公益活动也此起彼落地举办开来。种瓜得瓜,顺理成章,六总支脱颖而出,很快成为了省委会的明星基层组织。头儿斌哥也像人民币一样,获得了大伙儿的追捧和喜爱。 

  斌哥听说我写小说,一脸不相信,盯着我,神情就像《红灯记》里的鸠山质疑叛徒王连举:怎么会在离你七公分的地方开枪?我认真地告诉他,我写小说很久了。为了证明我写小说,我送给他一本我的小说集。斌哥捧着书,端详良久,啧啧赞叹:哥哥,你长得像个杀猪的,没想到你居然能写小说。这话让我沮丧不已。斌哥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赶紧解释:我的意思是,你长得一表农夫的,还能写小说。这表扬仍让我哭笑不得。似乎过了些日子,斌哥找到我,说要拜我为师,我问拜什么师,他一脸谦虚,说,我也想写文章。我盯着他,总算轮到我质疑他了:你也想写文章?他点了点头。我哂笑,道,你也长得像绿林莽汉啊,跟写文章离得有点远。斌哥脸红,害羞状,抿嘴大笑。 

  不久,斌哥换了更大的公司,做了更大的老板,不再跟动物打交道了,坐办公室的时间多了,人也变得书卷气了。每天清晨,我还在梦中,斌哥充满正能量的鸡汤文准时发来。我醒后,点阅,回个笑脸。斌哥亦复:少壮不努力,老大喝鸡汤。我大笑,管他说自己还是说我。 

  斌哥一边做企业,一边做党务,一边准时给我们发送清晨鸡汤。 

  三月的某一天,斌哥跟我说,总支打算去五指山扶贫,想给村民带一批水泥和红砖,但算下来费用不少,总支也没有留存什么经费。我说,让大家捐款吧。斌哥摇了摇头,说,这两年一次次扶贫,大家也没少捐。再说,大家都不富裕。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我说,你这些年为了六总支贴了不少,不能老往自己身上揽啊。我清楚,这两年企业效益也不理想,表面上他是高级管理,实际到手的薪水也不算多,而且,家里又添了新丁……我说,还是发动大家吧,尽心就行。斌哥摇了摇头,说,不连累大家了。我知道,我说服不了他,一个习惯了自己没吃的,也要买鸡鸭投喂老虎狮子的人,是制止不了他的大爱与善行的。几天后,他去了五指山。记得那天他的腿痛风厉害,风啸啸兮江水寒,我看着他一瘸一拐的背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十月里的一天,斌哥打电话给我,叫我给他写篇东西,我问什么东西,他说他那些已发表的文章要汇编成册出书了,想请我写个序或评。我猛然记起,这些年,每当新作完成,斌哥总会很认真地发给我。我出于礼节,一般是打开,浏览几行,随即关闭。说心里话,他那些带着极强专业性的学术文章,我完全是门外汉。但是,为了不扫他的兴,我还是会有回复:要么是两个字“真牛!”,要么是四个字“你太棒了!”他确实是很牛,很棒。这并非我的违心之评。近两年,多份国家学术期刊接二连三发表了斌哥关于海南发展与建设的极有见地、极有思想深度的研究文章。 

  新年将至的时候,斌哥的学术著作《躬耕海岛》出版了,装帧很漂亮,好几位名家作评。我暗自庆幸书上没留我的字。虽然我觉得对不起头儿斌哥,但是,我相信他定然会理解:我不是什么名人大伽,没到为人新书写序作评的份上;我压根就看不懂他的那些学术研究文章。倘若我乱涂一通,他的新书就让我给整废了,那时,我怕他肠子都要悔青!(撰稿人:唐彦) 

主办单位(版权所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海南委员会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9号楼10楼  邮编570203  琼ICP备05002895号

电子信箱:hnmg1001@sina.cn